春种百合

"沉浸在自己营造的悲痛氛围里,情难自已


没想到自怨自艾的悲情搁置以后就再也不会有存在的必要了,看来远离渣男能拯救自己的智商。。

有玄学说产什么粮出什么卡我先信为敬

大天狗一族自出生便是妖仙,不受三界约束,享天地同寿。这样强大的一个族群,却不知为何人丁单薄,甚至到了大天狗这一代竟只剩下寥寥两三族人,大有衰落之象。
起先大天狗自己也觉得费解,为何族人强大且无劲敌却一个个陨落,直到他偶然在林间捡回一只狐妖。


狐妖的寿命只三百年。


那是大天狗漫长生命中最鲜活的三百年,从此日夜有了不同季节有了颜色,


大天狗有了小狐妖。


那也是最他生命中最短暂的三百年。




大天狗站在狐妖的坟墓前。他的记性很好,这一万多个日日夜夜里所发生的都历历在目。
回忆里的小妖狐仍然眉眼弯弯笑容温暖,可陷入回忆的大天狗只觉得一股冷意从指尖蔓延至全身,所到之处冰凉僵硬,令他动弹不得。他只能这么站着,千百年,亿万年,活生生与妖狐的墓碑化为一体。


又一只大天狗陨落了。


____
怨气溢出屏幕了,大天狗快来。。。

倾斜的楼

倾斜的楼

倾斜的墙和倾斜的窗。

这是每天鸣人睁开双眼,大脑清醒前的第一个念头。
可每次他坐起身认真去看时,无论从哪个角度,他的屋子都是方方正正没什么问题的。

很奇怪。

而后他就忽略掉这些琐事然后高高兴兴地出门去找佐助。

佐助,带着一如既往的高傲态度走向他,伸手在他脑袋上揉了揉。

佐助。

有点温柔的佐助。

太奇怪了。

又好像没什么奇怪的?鸣人不知道自己在纠结什么,一切都是那么自然,细想起来毫无破绽。
为什么他总觉得哪里奇怪呢。

他也想就这么甩开莫名其妙的违和感,可日复一日,总有一些想法在生根发芽。
你知道幻觉这个东西的。一旦开始怀疑,那么你很快就会发现更多破绽。

比如没入火红阳光中转动的勾玉。

“佐助。”

蔚蓝的天空和繁闹的街道忽地退却所有颜色,分崩离析成碎块和粉末散去,露出原本昏暗的牢房。绵绵的疼痛席卷了鸣人全身,手脚酸软无力,稍微移动便有铁链碰撞的声响。

——怎么又醒了呢,乖乖的,再睡一会吧。
鸣人困倦的盯了一会说话的人的红眸,听话的再次闭上眼睛。



再睁开的时候依然是倾斜的墙。




和倾斜的窗。

我的妈呀啊,张彬彬也太,太可爱了吧?

郝吃 (1)

这是一个美人和黑客没有以游戏作为相识媒介,却仍然找到并且爱上了对方的甜AU。

大概是个中篇,希望大家觉得这篇风味狗粮很郝吃OVO

————————————————————————————

ko成名这件事,根据他当时打工所在的大排档店王老板的评论,是一件很离奇的事。无数的巧合拼凑成了这看着无厘头,可仔细想想又挺有道理的事。事后接受采访的王老板在围裙上抹着手,总结道:“这事吧,就像ko这个人,又离奇又理所当然的,就这么发生了。”自觉说了很有哲理的话,王老板满意的露出一个神秘高人的微笑,得瑟的回厨房忙活去了,徒留门外的记者和一众围观的街坊邻里面面相窥,二丈摸不清头脑。

不过也的确如他所说,ko火的迅速,成功的迅猛,在所有人还惊得没扶住下巴的时候,他已经施施然地脱胎换骨,由孤儿苦逼打工仔变成了名厨。

那句话说的什么来着,机会到处都是,就看你能不能遇到。

ko实在是机遇钟爱的宠儿。


这事情的开始要回溯到三年前,一位国际名厨开始了自己的美食评论节目,因此大厨口味刁钻而言辞尖锐不失幽默,他的节目十分受欢迎。某一期来到中国拍摄,在帝都落脚。各种大饭店的代表自然史络绎不绝地送礼,排着队地自荐。被闹得烦了的大厨直接玩消失,偷偷自个跑路了。

要说怎么叫离奇的巧合呢。这一段时间恰好大排档的主勺摔跤骨折,把掌勺的任务全权交给了ko。而大厨跑路到此,恰好就饿了,在附近一众小餐馆里恰好挑中这家大排档,并坐下点了个糖醋排骨。

好吃的他连舌头都想吞了。


就是这么的巧合。

就是这么的夸张。


大厨吃了ko的菜,惊为天人,节目也延后了,别的饭店也不去了,一心一意守着ko的小菜吃了半个月。实在忍不住就收了ko做徒弟。

ko就这样一跃成了名师之后,随着大厨去各种国家学习技术磨练厨艺,短短三年内拿下高级厨师认证,并且因为时不时在大厨的节目上露脸,被各路娱乐杂志评为最性感厨师。有技术有名气有颜值,一举成为各种豪门宴客聚会时最爱邀请来掌勺的厨师。

有时候ko也会觉得烦腻。虽然他真心喜欢做菜,但是做多了精致美观,甚至装饰多于菜本身的菜肴,他就会莫名的想念起那个充满油烟的大排档后厨来。每隔几个月就忍不住飞回帝都,蹲在原来打工的大排档做做小菜怀旧几天。当年这店因为ko的关系着实红了一阵,然而在人们的好奇淡化以后很快又回到原先不温不火的样子。大排档的王老板当然也乐得ko来帮厨,反正不要他发工钱,国际名厨免费来干活,谁不乐意?


就在这么一个普通的,国际大厨掌勺大排档的某一天。

——————————————————————

美人师兄对吃十分执着,刚入学的时候一度挑食到被宿舍戏评为樱桃小叼嘴,后来被作业考试泡面和校食堂折磨的认了命,克服了挑食的恶习。但是他对食物还是比他人多十万分的敏感。这天在学校附近的大排档照例点了鱼香肉丝和糖醋排骨,一口下去就吃出了和平时味道不同。


太不同了。


“老板!!你们是不是换厨师了!”郝眉皱着眉举着筷子走到前台询问打瞌睡的王老板。

王老板被声响一惊猛地转醒,发现蹙着眉头,一脸认真,双眼闪着绿光的郝眉。心里暗想搞什么玩意,没见过谁这么不喜欢ko做的菜啊,我可得帮ko躲这个找麻烦的啊。面上扯出个憨厚的笑,道:“小伙子你说的什么噢,哪里来的的其他厨师,都是一个厨师的啦,几年都没换过的。”


郝眉不吃他这套,转头准备直接往后厨走。王老板一急,赶紧伸手拦他。没想到正好ko开了门从后厨探出身子。


郝眉傻了。他直直的呆在那里和ko对视着,好几分钟不带动弹一下的,心里酥酥麻麻,脑内全是长着翅膀拿着弓箭的小娃娃噼里啪啦对着他扫射。

中文真是博大精深啊,他愣愣的想,当初高考的时候他语文最薄弱,选专业的时候也对文科嗤之以鼻,但是此时此刻他只能想到两个成语。


心花怒放,一见钟情。


妈的太形象太贴切了。

 


我也好想产k莫的粮,然而内心太阴暗完全拿不出甜梗,凄惨脑洞又舍不得往他们身上套○<-<

everything stays

Let's go in the garden
You'll find something waiting
Right there where you left it
Lying upside down

When you finally find it
You'll see how it's faded
The underside is lighter
When you turn it around

Everything stays
Right where you left it
Everything stays
But it still changes
Ever so slightly
Daily and nightly
In little ways
When everything stays

Rebecca Sugar

“你的故事太多了我跟不上”鸣人忽地停住脚步,喃喃道:“一想到你心里沉甸甸的都是别人和过去,我就烦躁得要命。


也懒得要命。


真讨厌。


我没有力气再追了,佐助。”



等佐助再次回头的时候,发现背后只剩下枯叶被踩过的痕迹,心底好奇了一下为什么这次那个吊车尾没有和往常一样喋喋不休得追着粘着求着他回头是岸。


他没想到这么一好奇就是一辈子。

你就像风在说话
顺着我方向 - 你. 

面对感情的鸣人宛如一个智障,心里扯着喊着叫嚣着你他妈老说暧昧不清的话撩我到最后又找女友底什么意思到底喜欢不喜欢我不喜欢我们快散了别闹了老子没时间跟你浪费了,到了嘴边却说,哦那恭喜你和小樱酱了。


呵呵朋友,神他妈朋友。

佐鸣段子1,还债

鸣人告诉自己他这这些年来对佐助的追逐只是因为迫切得想还债。

毕竟他可是通过了精英教育承载着村子希望的未来火影,德思体美劳兼具,怎么受得了拿人好处十几年不归还呢。良心压力大大的有。所以他追啊追啊,把自己追入了胸口距离佐助的千鸟一公分距离这么个险境。

有些人在精神高度紧张的时候能够超常发挥,达到一个奇迹般的效果。当然反之也有人在危急之中大脑空白,神游天外。

比如鸣人。

这时候他突然开始思考,自己到底是在干嘛呢。喊着还债还债,到底想要还什么债,用什么去还呢。

还无力阻止佐助离去的那个山顶上额头被印下的一个轻吻,还第一次出村做任务时在护在身前的一个背影,还被老师绑住惩罚时别扭臭脸喂到嘴边的一筷拉面。还他转瞬即逝的微笑带给自己的触动。

所以他只能把自己觉得宝贵一切暴露在外摆在阳光下,任佐助自取。


胸口的剧痛打断了鸣人的胡思乱想。


突然他就难过起来,原本还想着要不要还佐助一颗心,可现在,估计佐助只能收到一些心的碎片了。


------------------

有点词不达意逻辑混乱。。。写的很渣。。最近也是感情上有点受挫,差不多是写出了自己的心情吧。。。。唉,不对等的恋爱关系真的不能要,世界都变得灰暗了。

想写个受失恋了去迪士尼解闷,实在受不了抱着人偶装米老鼠(攻)就哭,一众小孩家长+米老鼠措手不及全都愣在那里(唱了起来),这样酸不拉几的脑洞。。。受兰生,攻屠苏。

一定没问题的。这是我的无敌魔咒。

不回信息的恶劣的迟钝的讨厌的我最亲爱的

只要是和四月一日君寻认识,并对他的性格有所了解的人都不难发现:其实四月一日有挺严重的强迫症。他会花上几个小时拿着剪子把垂帘流苏的长短修剪齐平,没日没夜地整理侑子小姐留下的(上千套)和服确保其清洁平整,甚至几百年如一日地维持店中的所有物件摆位。。。。。。

没错。

自从侑子小姐走后,四月一日患上了重度的强迫症。他近乎疯狂地试图维持身边的事物一成不变,试图将一切把握在掌控中。即使他足够偏执且拥有高深的法力和强大的行动力,对于很多变化却也无可奈何,比如不断渗入生活各方各面的现代科技。与时代脱节却不得不偶尔借助科技的四月一日有些不着头脑的按着百目鬼写的攻略试图用新式手机呼叫百目鬼。而百目鬼这个白痴似乎没有即时回复消息的好习惯,夺命连环式的电话和短信如同石投大海一去不返却没什么办法,这令四月一日十分焦躁抓狂,只好对着虚拟手机的投影一通乱打泄愤。

就在他衣服也乱了头发也翘了眼看着就失了几百年练就的端庄仪态,一下回到十几岁那个呆呆的炸毛高中小男生的样子,一个高大的身影推门走进了房间。

“我给你发了三百条信息了你干嘛不回。。”四月一日恶狠狠得对上百目鬼茫然的目光,突然止住了埋怨。

哦,他潸然醒悟,难怪得不到回复。

原来发错人了。

那些个电话短信,统统发给了这个人的曾祖父,百目鬼静。

他的号码就好像一种肌肉记忆拿起手机下意识的就拨了出去。。。


而他早在百年前就逝去了。





-------------------------------------

喜欢的你为什么不回我信息???????

好多脑洞静不下心写好捉急,明明在脑内的时候超萌超想写,打开word以后就想玩游戏了,什么毛病。。。

Blinded, enlightened, under millions of twinkling stars, Sasuke calls him Life.   -yours for an hour

写给你的和我的 无望的爱情

佐鸣

佐鸣

佐鸣?

————————————————————————

再没有什么事能比将一个无法言说的故事埋藏于心更让人苦恼了。

“There is no greater agony than bearing an untold story inside you."-Maya Angelou, I Know Why the Caged Bird Sings

“那么,让我们祝福这对新人。”

鸣人微低下头,用稍长的刘海遮住一双碧蓝的眼,安静的坐在微笑鼓掌的人群中。他目不转睛目不斜视目光如炬,略过红毯中间那一抹黑,死死地死死地死死地盯着高台后双手合十的神父,企图在他的字里行间寻找另一个人痕迹。

有点像。

声音

有点像是。。。

鸣人自己也说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开始在意他人与佐助的相似之处。黑色的短发,后颈的痣,修剪的圆润光滑的指甲。。。最近这种在意已经到了近乎疯魔的程度,甚至有一次无意识的跟着一个黑发黑T恤的小孩走了大半条街。无所不在的相似之处不断警示着鸣人,他已经深陷迷潭,没有救了。

而鸣人甘之如饴乐此不彼。

佐助去别的城市工作之后他们的联系越来越少,一开始的电话和书信渐渐被微信代替。然而即使只是这种按下一个键就能方便的聊天的软件,依旧也只能看见鸣人长篇大段的汇报自己的近况,询问佐助的种种事情,和佐助吝啬简短的回答。嗯。

一厢情愿真是最伤人最令人恐惧的情感。

可是佐助的话一直很少。鸣人这么告诉自己,这也不是佐助的错,佐助就是这种性格啦,佐助是没有针对性的,佐助对待所有人都是这么冷漠,佐助,佐助,佐助。。。

直到佐助的婚礼鸣人才知道自己错的多么离谱。原来他也会用那种炽热的眼神望着一个人,会在谈起她的时候克制不住嘴角的笑。

——————这里应该还有一段———————

 “我们可是两小无猜啊!我对于他应该是。。有点特别的存在。。。呃,特别的好朋友,“鸣人对着佐助那位粉色长发的新娘如是说,”因为。。“

因为我爱他,他的一举一动让我在意过了头。

偶尔。。。不常见,但是在鸣人眼中确实发生了,佐助偶尔会给鸣人一种暧昧不明的感觉。像是感冒时送到门口的早餐,大雪天为他系上围巾,人潮中不经意牵起的手,时不时有这些说是兄弟情谊也行说是少女漫画剧情也行的小事让鸣人心神不宁,坐立难安。

因为我爱他,他的一举一动让我在意过了头,我希望我对于他是特别的存在。

“因为做了那么多年朋·友嘛!“

而后被粉发新娘问起希望找什么样的对象时,鸣人笑着说,”我啊,大概想找个黑发,爱干净,话少但是在做事体贴温柔的妹子吧“

像他。

不是他。

© 春种百合 | Powered by LOFTER